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将图库 > 内容

一个80后妈妈的微商创富 透视微商造富(图

时间:2017-08-18 07: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从微信5.0平台推出,到很多企业、草根转战微信平台寻求盈利模式,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微信号已经不乏百万级粉丝的超级大号,然而,如何盈利却依旧是个谜。

  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一直主张将微信做“轻”,他希望微信不要像QQ一样,背负太多的东西。然而,现在的微信已了张小龙的初衷,它占领移动手机终端的本质,让微信势必将会成为一个市场工具。

  号上的软文广告交易,朋友圈里的各种营销,微信不再是“一种生活方式”,偏离了其作为一款社会沟通工具的本质。而微信也正在进行商业化变革,它的电商意图明显:将京东商城与大众点评网接入微信平台,再加上手游接口、支付接口,微信实际已不堪重负。

  在自属性与微信利益之间,如何寻求一种平衡,让腾讯高层颇为头痛。2014年3月11日,广点通正式宣布接入微信,解决了号的盈利问题,实则为了微信平台更加,实现价值的最大化,构建良性的生态。然而,可能连腾讯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在微信的电商布局尚未完成之前,微商却已经风生水起,千万级造富层出不穷。

  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淘宝崛起的黄金年代,无数屌丝拥有了梦想,他们渴望的是轻松家中坐,钱财马上来,遍地是赚钱机会和创业机会的时代。

  高雅丽今年27岁,是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学生时代,父母对她寄予厚望,不惜一切代价为她创造条件,希望她能考上一所名牌大学。初中一年级时,父亲为她转了7次学,只为寻找一所最适合她的中学。

  然而,在中考临上考场前,不堪重负的她还是选择了放弃。父亲想尽办法让她上了高中,但不到一年时间,她因为网络游戏再次放弃。17岁那年,她结识了一个男朋友,自此跟了他7年。结婚,三年前离婚。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坐在家里玩游戏,不停地玩,认识的朋友都是虚拟的,差不多不和外面的人说线年夏天,出于对她状况的担忧,父母开始劝她找工作,融入社会。在男朋友的介绍下,她去了一家手机批发公司上班,跑业务。实际上,就是帮人送货,然后一追债。为了改变生活习惯,她甚至需要3个闹钟不停地响,才可以起床。她很好面子,担心被老板看不起,夏天最热的一天,她为了追一笔账从钟楼往南郊跑了6次,终于收齐了欠款。

  “我当时最大的理想是,一月能赚3000块钱工资,买上一台QQ(轿车)。”高雅丽说。然而,梦想总是离现实太遥远,最后在男友的帮助下,她决定自己创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手机店。

  “第一个月,看着别人都在卖手机,可我一部手机都没卖出去,晚上回家一直在哭。”2014年12月13日下午,高雅丽告诉华商报记者,最的时候,她的是诺基亚。

  2009年,她通过朋友介绍,一次卖出了500部诺基亚手机。就是这段人生经历,让高雅丽积攒了工作经历,为她以后的微商之埋下了伏笔。

  两年后,她的小宝宝出生了。由于手机市场不景气,她决定关闭手机店。但是运气并没有倒向她的一边,由于生的是个女孩,受传统家族观念的影响,婆媳矛盾越来越多。

  “人活一口气,我决定离婚。如果不离婚,我都瞧不起自己。”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她做出了离婚的决定,然后找了一家保险公司上班,她的初衷很简单:“孩子被人看不上,如果我死了,那孩子怎么办呢?”

  2014年8月份,在朋友的引导下,对财富极度渴望的高雅丽天将雄师》明年上映 “点将版”海报(图,加入了微商的行列。这一次,她投入了3万元。然而,却陷入了一场“”。

  一般一个微商只需要投入6000元左右就可以开张。低门槛,坐在家里就能挣钱,让很多年轻人趋之若鹜。

  高雅丽很早就已经关注微商,可是没有本钱,庆祝中国成立95周年!她所有的存款加起来只有8000元,但她不想小打小闹。就在这时,当年买手机的一个朋友伸出了援手:“姐,多了我没有,3万我借你!”于是,她从发小那里进了3万元的货,微店就开张了。

  “进的货是面膜和护肤品,当时看着确实卖得不错,很多女孩都喜欢。”高雅丽说。然而就在进货的第二天,总店那边就开始搞活动,成本价每箱便宜了1000元。

  “这不是吗?”高雅丽很,她联合了几个微店主找老板理论,结果却只换来了一句:“我愿意什么时候搞活动就搞活动,你们管得着吗?”他们的老板是个1993年出生的女孩,这个90后女老板还决定撤销她的商品授权,并且在全网她,告诉别人她卖的是假货。

  “我当时特别,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并且钱都是借的。我也不想为难我发小,她毕竟进了20多万的货。”高雅丽说,“我最后也没去求老板说软话,大不了慢慢卖,就不信能把我坑死。”

  幸运的是,第一个月进的货很快卖了一大半。高雅丽说:“我的微信上有500多个好友,前几年做手机生意的时候,没有骗过人,可能大家也都认我,”4个月过去了,高雅丽对被朋友算计这件事依然不能释怀。她认为,发小做这么大的代理,不可能不知道第二天有活动。“人在生意场上会变很多,我认识我发小20年了。”高雅丽说,“不过,我依然很感激她,是她带我进入了这个行业。”

  进入微商行业,每天刷朋友圈,高雅丽认识了一个名字:初瑞雪。在高雅丽看来这是一个接近于神的女人:家境贫寒,自己闯荡,用了4年时间完成了千万的造富神线年初瑞雪开始做微商后,短短半年就打造了一支拥有近20万人的微商团队。

  “我就是要跟着她混!”高雅丽打算证明给发小看:“没有你,我也一定行!”接下来,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寻找初瑞雪在网络上的线块初瑞雪团队的主要产品——某款香皂。

  “我当时觉得自己疯了,买这么多香皂能卖出去吗?128元一块!”高雅丽想起来有些后怕,但出乎意料的是,一个月就卖空了。

  吃了“定心丸”的高雅丽决定,花8.8万拿下西安市的“金牌总代”席位。“拿了总代后,我开始招自己的下级代理。现在已经有200多个代理了,一级代理差不多有30多个。”高雅丽说,“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代理从我这拿货,结果2014年10月份一个月就卖了50万的货。”

  “别的微商都是兼职,我是全职,把我身家性命都押上了。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的钱,这几个月赚钱了,觉得其实认识做这行的各行各业的朋友很幸福。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销售,小打小闹可以,做金牌代理还是要谨慎。”高雅丽告诉华商报记者。

  两年多以来,微商因为依托朋友圈,并且具有厂家授权、假货少等特点,给年轻人创造了机会。但是,微商到底是如何赚钱的?它的利润有多大呢?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层级代理制。

  以高雅丽为例。2014年9月,她花了8.8万元拿了西安市总代理,这意味着,她可以发展下线一级代理,然而一级代理又会发展二级代理,二级再发展整个链条的最末端特约代理。但是,团队限定了她发展一级代理的总数,只能是30个左右。那么怎样才能当上代理呢?“代理是按区域和产品双重划分的。像我是西安总代理,那么一级代理是交2.3万,二级代理是5600元,交了这些钱不只是一个资格,还能拿到等价的产品。”高雅丽说,“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个新产品出来后拿代理的费用最低,如果卖得好一个月代理费可能就要涨1万块。”

  此外,一般优秀的微商团队都有一条铁的定律,那就是:产品你可以送,但是绝对不能贱卖。就像定价128元的香皂,它的最低限价是98元,如果某一层级代理以低于这个价钱贱卖,那么将会得到这个团队严厉的惩罚:永久撤销该产品代理资格,全网通报所卖东西为假货。

  对于代理而言,越高层级的代理拿货的价格就越低,并且不能越级拿货。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最下线代理的利益。“当然,微商市场也很混乱,各种不正规的商品和团队都有。”

  “买东西,拿授权,自己当老板。”简单而言,这是微商从业者的三部曲。而代理们发展下线也是八仙过海各显。有的在百度贴吧里做广告,有的通过微信、陌陌等工具宣传自己,甚至有的会在当地做广告。

  2014年12月13日,华商报记者先后联系了数家微商,产品类型包括衣服、保温杯、化妆品、玉石和面膜等,一般情况下,已经有些知名度的产品很容易招到代理。而在众多的受访者中,最下线中卖得最好的商品为木制饰品,个人月纯利润为2.4万元。

  另外,一些比较大的微商团队,在做一种产品代理前,一般会和厂家合作,通过软文广告、电视购物等方式,对该产品进行推广,扩大知名度,以利于迅速找到各层级代理。

  “我自己觉得,微商上卖的产品还有一个定律就是不能太贵,最好别超过200元。比如说现在微商上卖得最好的东西是面膜,有些人一张面膜就是60元,一盒400多元。这样的东西是卖不动的,毕竟微商靠的是朋友关系卖东西,太贵了朋友也不会花这么多钱去支持你。”高雅丽说。

  3个月来,高雅丽赚了30多万。但让她困惑的是:“我们是不是在做传销?”首先,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在做代购,因为所有的产品都是厂家发货的,并且自己有囤货。微商是靠朋友之间的吸引力卖东西的,也不同于代购的纯粹的利益关系。

  然而,也有人微商是传销,因为有很多特征都符合。例如,货卖得好的代理,总部会给她励最时髦的奢侈品,如iPhone6;会安排员工进行培训,告诉他们怎么卖货,有的成分在里面;还会安排代理去香港、三亚等地方旅游……

  高雅丽有些紧张,她在网上查阅了传销和直销的定义,甚至问了一个朋友,她说:“我们有自己的产品,就像安利一样,应该不是传销吧?”

  时至今日,微信已发展成为一个商业化平台,被很多人视为生财的径,一些号用力过猛,导致大量的软文、虚假内容其间;也出现了大批微商占领朋友圈,甚至买卖假货,严重影响了微信生态健康。

  有财经作者认为,若此风滋长,必将反噬微信的肌体,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社会关系链条,随时有可能断裂。然而,腾讯微信似乎并不在意,并没有出台过打击措施。

  2014年12月18日,微信运营团队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高层对微信的生态判断还是健康的,特别是公布了号信息阅读数和开通广点通业务,其实都是在有限地干预。而对于微商,目前还没有整治的思。”

  “先有个体微商去淘宝,然后才有腾讯的微商去替代淘宝,你说对吧?”他说。但是,他再三强调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不代表未来的趋势。

  通过微信平台,一些人确实获得了工作的机会。在高雅丽的下级代理中,一位孩子的母亲怀孕8个月,仍自己去城市的每个角落送货,因为她需要改善自己的生活;还有一位双腿残疾的女人,她希望能用自己的双手劳动,证明自己活着的意义……

  在众多的微商中,高雅丽是一个受益者。“这就是我的事业。”她说。每天,她都会花16个小时的时间泡在微信上。隔一天,她就会去取货发货。她的微信上加了5000多名好友,她自己查了下,因为做微商,已经有900多人屏蔽了她。

  关于微商创富,到底是造富还是一个黑色的产业链,高雅丽不知道。她觉得不对每个人有情有义,做好当下的工作就足够了。

  ① 华商报、华商晨报、新文化报、重庆时报、大活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华商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华商网-华商报”。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推荐